谈谈显示面板上市公司增发的事

  • 来自:巨世显示      时间:2019-08-26
  • 浏览数:1
  • 不少投资人不看好显示面板上市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或长期看好短期却有担忧,定向增发是其中一大重要原因。


    一、股本扩张是原罪

    显示面板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原因是什么?其实原因很简单,国内显示面板企业都是后进入者,先进入的日、韩、台企业已经有了一定的产能规模,国内企业要与之竞争做大产能规模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投资新产线也就成了唯一选择。而对于国内企业,要靠内生性成长赚来的钱投资新产线,无意于痴人说梦,融资也就成了唯一选择,定向增发下的股本扩张也就应运而生了。


    正因为从过去来看,定增是乎是显示面板上市公司不得不为的事,而在当前,一条面板产线投资已经从当初二、三百亿跳升到四、五百亿,那定增是不是更成了显示面板上市公司不得不为的事。以下我们尝试以京东方、TCL华星为例,从产线资金需求及经营现金流角度谈谈显示面板上市公司有无增发的必要性。


    二、产线持股情况及工程进度

    此一时彼一时,从净利润来看,京东方、华星并没有增长太多,但产线投资却进入密集期。今明两年,京东方B9、B17两条10.5代线,B7、B11两条柔性OLED6代线就会满产运营。华星t6也会满产运营、t4也会有满产运营的可能,t7预计明年工程进度40%。


    京东方、TCL华星旗下G10.5/G11液晶产线、G6柔性OLED产线大多选择与地方融资平台合作的方式投资建设,产线稳定运营后再回购地方融资平台股权。


    京东方持股比例:合肥G10.5(B9)8.33%,工程进度82.86%;武汉G10.5(B17)14.58%;成都G6(B7)100%,工程进度(71.53%);绵阳G6(B11)81.35%,工程进度(57.08%)——2018年年末数据。


    华星持股比例(TCL持有华星88.82%股权):G11(t6) 54.31%,工程进度(42%);G11(t7)54.31%;G6(t4)50%,工程进度(37%)——2018年年末数据。深圳市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技术有限公司是t6、t7项目同一投资主体。


    工程进度是指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京东方重庆B12、福州B15、华星t5暂无相关数据,资金需求也不在今、明两年,暂不作讨论。华星t7后年投产,预计明年资金需求占比40%。


    三、京东方、华星产线资金需求

    追加投资金额是指今明两年京东方、华星G10.5及G6产线需要增加投资资金。产线投资金额以财报预算数据为准,无预算再采用投资公告数据。京东方合肥B9预算430亿,成都B7预算448亿,绵阳B11预算445亿;华星t6预算465亿,t4预算350亿,t7,公告投资460亿,无预算数据。


    合肥B9 3月底已经满产,成都B7年底满产,武汉B17、绵阳B11明年都会满产,今、明两年京东方G10.5、G6需要追加的投资金额约为852亿。京东方、华星旗下产线一般是以一半贷款,一半现金的方式投资,也就是说今明两年需要投资的资金约426亿。就目前持股比例来看,地方融资平台承担资金为270亿,京东方承担资金为156亿。今年以前,京东方B9 地方融资平台已经承担资金163亿,京东方B11 地方融资平台已经承担资金24亿,京东方回购B7、B9、B11、B17全部股权及今明两年产线投资所需资金共为613亿(实际回购以产线评估价值计算,出入不会太大)。


    华星t4四季度一期量产(假设明年45K满产)、t6年底满产,t7后年投产,预计明年资金需求占比40%。华星G10.5、G6需要追加的投资金额约为680亿,京东方、华星旗下产线一般是以一半贷款,一半现金的方式投资,也就是说今明两年需要投资资金约340亿。就目前持股比例来看,地方融资平台承担资金约160亿,华星承担资金约180亿。今年以前,华星t6 地方融资平台承担资金45亿,华星t4 地方融资平台承担资金32亿,华星回购t4、t6全部股权及今明两年产线投资所需资金共为417亿。


    四、京东方经营现金流净额大于其资金需求

    此时非彼时,虽然京东方、华星净利润并没有增长太多,但经营现金流也不可同日而语。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京东方256亿(2018年全年),TCL61亿(2019年上半年)。


    京东方北京G8.5(B4)折旧到期,今年减少折旧21亿;华星G8.5(t1)折旧到期,今年减少11亿,明年减少12亿。折旧到期,本来应该从折旧现金流变成净利润现金流,但因为B4、t1主要产品32吋电视面板大幅跌价,对其产生的净利润现金流不能期待太多。


    京东方G10.5、G6产线年折旧约在40-45亿之间,今明两年设备折旧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不会少于150亿(爬坡期折半计算),也就是说京东方今明两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大概率会高于650亿,超过613亿资金需求。


    五、TCL经营现金流净额小于华星资金需求

    此时非彼时,虽然京东方、华星净利润并没有增长太多,但经营现金流也不可同日而语。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京东方256亿(2018年全年),TCL61亿(2019年上半年)。


    京东方北京G8.5(B4)折旧到期,今年减少折旧21亿;华星G8.5(t1)折旧到期,今年减少11亿,明年减少12亿。折旧到期,本来应该从折旧现金流变成净利润现金流,但因为B4、t1主要产品32吋电视面板大幅跌价,对其产生的净利润现金流不能期待太多。


    华星t6 年底满产,t4 一期四季度量产,今明两年设备折旧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不会少于75亿(以t4明年45K满产计),也就是说今明两年TCL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大概率会低于350亿,小于华星417亿的资金需求。


    六、京东方、华星都没有增发的必要性

    虽然TCL今、明两年经营现金流净额小于华星资金需求,但上市公司只有在本年末现金相较来年产线投入资金捉襟见肘时,才不得不考虑融资增发,至于股权回购,其时点是可以动态调整的,其资金需求自然也就可以延后。TCL掌门人李东升说未来三年不需要股权融资也并不是无的放矢,就现金流和资金需求角度而言,今、明两年京东方股权融资的需求要小于TCL。


    注:京东方合肥、武汉产线虽然京东方仅持有少数股权,但已签订一致行动协议,京东方拥有控制权。


推荐

联系
电话

客服热线

18318934076

微信

微信